如何面對鬼打牆的會議溝通

產品經理很重要的一塊工作內容,就是溝通。和研發部門溝通、和生產部門溝通、和業務部門溝通,最常見的溝通場合就是會議,但是令產品經理最「OOXX」的也就是所謂的「鬼打牆會議」。

什麼是鬼打牆會議,就是討論個老半天,好像都圍繞在主題上,但是又不算是個會議結論。舉個例子就明白。(以下是真實案例,為保護當事者,人名皆虛擬,案例內容也馬賽克修正過)。

John:我認為應該在首頁放了facebook connect,這樣才能彰顯社群的特色。

Sam:(表示不認同的皺眉頭)。那是因為你之前看xx網站,被他們所迷惑了,才會覺得將這個功能放在首頁會比較好。

John:(心理有點老大不高興,說我被迷惑了,這是意指我是笨蛋嗎?)我的意思是,首頁一進來就可以看到facebook的朋友列表,這樣還挺有社群的fu。

Sam:這樣類比好了,你覺得MSN這樣秀出個聯絡人清單和暱稱,會讓人有社群的感覺嗎?

John:MSN是很有社群的fu,因為裡面大家都連結在一起,你可以即時看到別人的動態。

Sam:你到路上問問看,有多少人看到MSN會覺得他是個社群,那只是你的想法而已,你只是個案,並不能代表什麼。況且facebook connect和社群的fu之間並不能畫上等號。跟隨潮流弄個facebook connect,並不一定是產品成功的關鍵。

以上就是個很標準的鬼打牆討論,簡單的說,Sam當了一個「純反方」的的辯論者,什麼是「純反方」,就是針對正方的論點架構狂拆,主要目標是要證明正方的論述證據完整性不足。而相對於「純反方」的角色,就是「正反方」,主要是提出和對方立場不同的論述。兩者在會議中都為必須,但是在扮演純反方的角色時,除非你是上司對下屬,不然就是要小心會讓人有種「對人不對事」的感覺,可能到最後會導引起情緒不滿。

上面例子當中,平行部門的同事Sam用了「類比法」和「尋找證據缺失」這兩個方法來當純反方。筆者一直認為拿「類比法」來當做討論的方式,常常會讓人覺得比喻不倫不類,不知道該怎麼樣回應起,會無法繼續討論下去。而「尋找證據缺失」,尋找證據缺失不是錯事,但是收集證據的成本有時候過高,所以才會有這種「用邏輯辯論」的會議,所以當別人採用「尋找證據缺失」來回應,有時候真讓人覺得心情不太愉快,進而John就漸漸不喜歡和Sam溝通了,這對Team Building是個大傷害。

不過面對的要是純反方的話,還只是次討厭的狀況,最討厭的是「純反方」+「人身攻擊」,或是「純反方」+「情緒激動不理性,開始大小聲」。在上面的例子當中,Sam就做了少許的人身攻擊,這種狀況更是令人嘔在心裡。

面對「純反方」的討論會議,常會淪為沒有結論,這真是再恐怖也不過了。那麼,在不改變Sam的個性和做事方法下,那John該怎麼做呢?以下筆者模擬幾種情境。

Sam:(表示不認同的皺眉頭)那是因為你之前看xx網站,被他們所迷惑了,才會覺得將這個功能放在首頁會比較好。

John:我才沒有被迷惑,你這樣講我被迷惑我覺得不太爽。

John這樣是直接反應自己不滿的情緒,好像不是個很好的回應。

Sam:(表示不認同的皺眉頭)那是因為你之前看xx網站,被他們所迷惑了,才會覺得將這個功能放在首頁會比較好。

John:我才沒有被迷惑,我的意思是我覺得,首頁一進來就可以看到facebook的朋友列表…(更細緻的解釋自己的想法)。

John這樣子做,而Sam打的是純反方,如此一來還是鬼打牆,因為很多人的思考慣性就是打純反方,這樣子討論下去,對事情的幫助很小。

Sam:(表示不認同的皺眉頭)那是因為你之前看xx網站,被他們所迷惑了,才會覺得將這個功能放在首頁會比較好。

John:我會這樣子想是的目標是在於,讓人一進來就可以有XX的認知,符合我們的市場定位,你認為該怎麼做才會更有XX的認知

這種回應是筆者認為最好的回應,硬將對方拉回「正反方」,所謂的「正反方」,就是建立一個和「正方」可以相抗衡的論述架構,然後兩種論點互相比較誰比較具有解釋力。當然嚕,當一個「正反方」的難度,是高於「純反方」的很多的。

產品經理面對鬼打牆的會議,重點就是在於要引導別人變成「正反方」。要如何引導呢?有幾個重點。

  1. 首先,最重要的一點就是:「生氣就先輸了」,產品經理一定不能先生氣,生氣之後,就沒有冷靜的腦袋來引導對方成為「正反方」。
  2. 第二,避免「鬼打牆」,就要確認討論的目標是什麼,有了目標以後,才能有一個評價的基礎,然後再問對方針對這個目標,是否有更好方案。當產品經理引導對方提出一個架構出來後,不管是先在邏輯上做辯論,或是後來進行調研,找出數據支持,都有個共同的基礎來分出論點的高下,這樣的會議結論,就會很有效力。

以上,是筆者對於鬼打牆的會議所做的觀察,請讀者們評論,不論是「純反方」或「正反方」都歡迎吐嘈喔。

留言